首页好灵数据 资料我的资料 自选我的自选股 邀请我的邀请奖励 API 我的API 财务财务中心
帮助关于
  • 股权信息
  • 股本结构
  • 十大股东
  • 十大流通股东
  • 基金持股
  • 高管增减持
  • 股东人数
  • 限售解禁
  • 股票交易
  • 成交明细
  • 分价表
  • 大单统计
  • 大宗交易
  • 龙虎榜数据
  • 融资融券
  • 公司运作
  • 股东大会
  • 收入构成
  • 重大事项
  • 分红送配
  • 增发一览
  • 内部交易
  • IR活动记录
  • 财务数据
  • 业绩预告
  • 主要指标
  • 利润表
  • 资产负债表
  • 现金流量表
  • 所有者权益变动
  • 雪球选股器

方正败局:权力的游戏

编辑 : 王远   发布时间: 2020-03-06 19:07:41   消息来源: sina 阅读数: 0 收藏数:
原标题:方正败局:权力的游戏 来源:资管大师兄  2009年4月,当魏亚峰被拘捕并于次年12月被判刑20年的时候,他大概没想到要到5年后...

原标题:方正败局:权力的游戏 来源:资管大师兄

  2009年4月,当魏亚峰被拘捕并于次年12月被判刑20年的时候,他大概没想到要到5年后,他的“伯乐”李友才身陷囹圄。

  但是5年后的2014年12月,身在博雅国际酒店六楼保镖环绕护驾的李友,大概已经想到,在他手上起高楼的北大方正集团,离楼塌了也不远了。

  再过5年,方正集团终于走到了破产重整。回过头去看,方正如今的局面,其实草蛇灰线,绵延千里。围绕着集团运营和股权纷争,“权力的游戏”始终若隐若现。

  曾经青葱少年,今日隐性枭雄

  李友在《我心中的理想国》一文中,这样写他的年少岁月,“我是一个农村出生的人,上大学前,甚至是大学毕业,一直都在为如何成为一个‘城市人’而奋斗。”显然,后来他不但成为城市人,而且成为城市胜利者中的“王”者。

  从郑州航院毕业后,李友分配到审计部门工作,在1994年加入商海成立河南森威,并很快结识了健力宝的张海。其后以两人为核心建立“凯地系”,并在1997年正式从审计系统离职,开始了自己的“资本枭雄”生涯。

  2000年,“凯地系”开始进入北大方正控股的中国高科(维权)、方正科技(维权)等上市公司。真正的契机是在2001年,按照方正集团后来的说法,方正科技时任董事长祝剑秋意图利用外部资本争得方正科技控股权。此前数年,方正系已经历了数次内部人事斗争。什么“9月风暴”,以及王选与张玉峰之争。元气大伤的同时,校办企业方正集团的内斗,可能从来就没停止过。

  时任方正集团掌门人的魏新,为了保全对方正科技的控股权,引入“凯地系”作为外援。祝剑秋败走的同时,李友也因此以董事身份进入方正科技。

  将李友招揽进方正科技的魏新,也许发现了其过人之处,据报道魏新劝李友进入方正集团以施展自己才能抱负。甚至在李友出任方正集团CEO而内部分歧激烈的局面下,亲自写信给灵魂人物王选以示决心。李友也颇不负“伯乐”,方正集团总资产从2003年的总资产100亿净资产1.5亿,到2013年的总资产960亿净资产339亿。

  李友在媒体采访时用了一个比喻:资本的膨胀原理就像是找“摇钱树”的过程,市场人士找到树后,不断地加肥、加水就行了,余下的事就是找专业人士来修剪这棵树。然后,等待收获。

  逐渐掌控方正的李友,马不停蹄的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版图扩张与资本运作。文章开头提到的魏亚峰,从中国高科跟随李友,2004年坐到了武汉正信国资常务副总裁的位子。方正在武汉正信以5亿投入,获得超过20亿的有效资产。魏亚峰在2007年获得方正集团2007年度特殊贡献奖。

  一年之后情形急转直下。魏以经营理念与处置资产分歧为由提出辞职。实际上是就违规操作金鹰股票等相关公司行为,要求李友和方正集团作出免责承诺遭到拒绝。魏亚峰一度认为自己“胜算超过当年与方正集团叫板最终获得现金补偿的祝剑秋”,然而现实是残酷的。2009年4月魏被捕入狱,次年以挪用资金罪获刑20年,开始了对李友和方正集团的举报之路。

  这也许是李友遇到的第一次危机,但是也许只是个插曲。根据李友事发后《亚洲财经》的报道,举报信大部分落入魏新李友手中,且一度曾启动的调查也无果而终。

  2011年《新世纪》周刊发表封面文章:《方正改制》。文中写道,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不在有产”,“他们不会看不到学校直接兴办企业集团带来的商业风险和声誉风险,但这不是他们眼下最关心的问题。”

  言犹在耳,然而李友已经无暇顾及这些,正与另一位枭雄开启了新一轮权力的游戏。

  枭雄对战,一陷法网一被通缉

  “另一位枭雄”,便是郭某。郭发迹于河南,上世纪末在郑州建起号称中原第一高楼的裕达国贸大厦。2002年在北京成立政泉置业,也就是政泉控股的前身。其后来的两大手笔一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北京第一豪宅-盘古大观,二是用二十多亿收购民族证券超过60%股份。

  根据后来的报道,郭李二人相识甚早,从一开始的企业融资搭桥,到后来互相引荐进入密切的权贵圈。

  后来两人的决裂,媒体有两种说法。一种是据《财新》报道,郭希望置换出解押资产进行盘活,但是被方正集团拒绝。郭认为方正意图逼迫政泉控股资金链断裂;

  还有一种说法,是收购民族证券后方正证券(维权)启动了一轮非公开定向股权增发,规模为120亿元。若实施完成,政泉控股由于资金紧张无法跟进增资,持股将可能下降到10%左右从而沦为小股东,利益将大大受损。

  而方正方面的说法则是,郭在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重组之初的打算,就是迟早要挤走李友。商人郭某背后的力量,是超乎想象的。但是事后来看,李友选择2014年前后发难,大概是已经知晓了郭背后的力量正在崩塌。

  不管哪一种原因,以利而聚因利而散。从2014年10月开始,政泉控股火力全开,先是举报方正集团高管涉嫌通过北大医药进行内幕交易获利3.5亿余元,并且利用政泉控股进行股票代持。然后举证李友等四人侵吞国有资产、伪造证件。方正系旗下4家上市公司相继被立案调查。

  而李友也没有坐以待毙,在2015年1月4日被带走之前,举报郭某和其背后势力之一马某。1月7日马某落马。此时郭已在境外滞留一年有余。

  根据一周后媒体的深度报道,方正系已经被李友亲朋同学圈子把持。大部分是李友郑航学院的校友和同学,因此这个圈子被称为“郑航系”。

  更令人吃惊的,是这个体系中的账户往来和资金流转。根据银行人士透露的情况来看,方正集团旗下公司存在着大量被隐匿的表外账户。早在媒体在2015年1月的报道中,就有段原文让人读来震惊:

  根据该银行人士提供的财务资料,方正信息在浦发银行杭州武林支行开立的以2359为尾数的账户,2012年度及2013年上半年,出现资金流转约2000笔,涉及金额高达410亿元,仅以该账户2012年全年的流水看,转入转出资金共计270亿元,而上市公司方正科技2012年全年(包括子公司方正信息)在内,合并的总现金流(包括流入与流出)规模也才150.55亿元。

  李友回归,“郑航系”与“北大系”纷争再起

  2016年李友等管理层入狱后,北大系迅速安排北大资产人员接管方正集团,并掌握二股东北京招润资产相关证照印鉴。

  2017年12月,在海淀工商局的办证柜台前,携带招润投资证照前来办理业务的北大方正员工李某,与余丽等数人发生冲突,最终证照被余丽等人带走。而余丽,正是曾经的方正集团董事、执行总裁兼CFO,同时也是北京招润的股东之一。北京招润实控人正是李友。其后北大方正起诉要求返还证照公章以败诉收场。

  2019年初,李友因患肝癌保外就医。方正掌舵者究竟是“郑航系”还是“北大系”,战火重燃。北大资产提起诉讼,直指方正集团2004年改制无效。其中重要的一条,指控李友等人非法获取方正集团资金,来买方正集团。

  问题的聚焦点,在于2004年改制后,北大方正股权结构由原先北大资产控股,变为4家股东持股:其中,北大资产持股35%,北京招润30%,成都华鼎18%,深圳康隆17%。2005年,李友实控的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把所持股权无偿转让给北大资产,从而股权结构变为北大和招润七三分。

  究竟是无偿转让还是股权代持,方正究竟姓“国”还是姓“民”,恐怕最终取决于法院对2004年那三份《权益转让协议》如何认定。

  即使没有北大方正82.84%的负债率,没有高达近2000亿的流动负债,各家金融机构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,不管充当了打手或者推手,必然深陷其中。6年后北大方正最终还是走向了陷落,叫苦不迭焦虑不堪的金融机构们,本来一开始关注的并不是交易对手是谁,看重的都是背后那双手。觥筹交错车马轻裘之间,注定将走向这个结局。

  如果说二十年前那场争斗是强势经理人与资本方的一次暗地纷争,而且仅限于方正科技层面,那么大厦将倾之际,正在进行着的股东权力之争则可能真正是上了台面的厮杀决斗。无论如何,这是一场权力的游戏。

转载自: 600601股票 http://600601.h0.cn
Copyright © 方正科技股票 600601股吧股票 方正科技股票 网站地图 备案号:沪ICP备15043930号-1